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2章跳崖

    此时,天已经大亮了。

    她只要沿着那条公路走,就能逃出山外,再走过去,就能走进主公路,主公路上不时有车子路过,只要遇到一辆车,搭乘上去,就真正自由了!

    只是,她还在看那条公路,忽然,远处传出了狗叫的声音,紧接着人声也远远地传了出来:

    “看,那个女人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别让她跑到公路上,快抓住她!”

    “有了孩子还跑,这样的女人真是狠心。”

    “阿黄,追!”

    “抓住那个臭女表子,打断她的腿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声如同魔音,让江萌玉原本就已经十分疲惫的身体软了下来:那些人还是追出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人还在山顶上,要跑到她这里还有点时间,但他们带着猎狗追来,很快就能追上她,逃了一夜的她根本跑不过猎狗!

    她无限留恋地看了一眼不远处通往山外的公路,然后毅然决然冲向了一块大岩石,站到大岩石上,心一横,就闭上眼睛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萌玉这次逃出来了就没打算回去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第三次逃跑的惩罚,是打断腿,还不给医治。

    因为,一个跑三次的女人,被判断是留不下的女人,打断了腿,就无法逃跑了。

    江萌玉十年的隐忍,就为了这一次的逃跑。

    既然逃不掉,那她宁可死了,也不会回去接受断腿的惩罚。

    那些人看到她跳下悬崖,大叫着,怒吼着,恐吓着,却没有一点办法。

    在那些声音之中,她听到了老太婆的声音,心中有点奇怪,她不是喝了自己加了料的桔子水么睡过去了么?

    只是,她无论怎么恐吓都不能阻止江萌玉的行为。

    因为,当一个人连生命都不要的时候,你再厉害的恐吓都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江萌玉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,再然后,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挂了自己一下,她感觉有什么朝着她扑来,其实,是她自己扑向了什么,感觉头脑一痛,就陷入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终于要死了吗?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江萌玉睁开了眼睛,她发现,她居然没死?

    她想爬起来,却发现腿上钻心的痛,再一看,她的腿居然断了。

    再看,脸上手上腿上多处挂伤。

    她心中苦笑,逃第三次要被打断腿,可人贩子还没有来惩罚自己呢,自己就已经受到了惩罚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断了腿,她也要自由!

    幸好,这十年在山里的日子也不是白过的。

    这个老虎坳的人不知道是离卫生院远,还是因为别的原因,大家都会点拳脚功夫,还弄点草药之类。

    村里人有病有痛都是自己弄点草药,甚至基本的接骨,都懂一点。

    萌玉在周家生下孩子之后,出了状况,婆婆就是给她弄的草药吃好的,只是,她人虽然好了,却没了生育能力。

    她斜绑在肩膀上的布包还在,里面有吃食和水,她先喝了点水,从身上撕下衣服的下摆,给自己的腿包扎了一下,然后查看了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头顶上,正是她跳下来的悬崖,身下,还有几十米深才到下面。

    因为被挂在从悬崖上伸出的一株松树上,她才没有死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