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大商各地关口,以及地方驻军将领,突然有数十号人手不辞而别!

    正意气风发想要大干一场的帝辛蒙了,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不是打他的脸么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给本王查,一定要查出原因来!”

    在朝堂上,帝辛头一次失态怒吼咆哮,双眼充血浑身煞气逼人,一副择人而噬的架势,惊得一干大臣不敢言声。

    也就是大商局势还算稳定,并没有出现边患,而四大诸侯也刚刚参加完帝辛的登基典礼刚刚回去,就是想弄点事端出来都晚了。

    可突然间各地数十位将领突然不辞而别,依旧对朝局产生极大影响。

    不说空出来的位置以及利益纠葛,就是这些将领突然不辞而别,也是一个叫人摸不着头脑的疑惑,要是不弄清楚估计帝辛很难睡得着觉。

    帝辛没有察觉,林沙却是敏锐察觉到了,他在朝堂上就站在闻仲后面,自然发觉了闻仲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像是这样打击大商望权之事,要是在以前闻仲铁定勃然大怒,都不需要帝辛开口,他便着急忙慌去寻答案并且处理后续事宜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闻仲却是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就连填补那几十位离开将领的空缺,他也没多少兴趣参与,把这么大块利益直接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不对劲,太不对劲了!

    旁人就是察觉了,也只会以为闻仲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可林沙知晓封神之战啊,与这次数十将官突然不辞而别联系起来的话,瞬间心中明悟,知晓事情原由了。

    同时,对于闻仲的沉默也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能沉默的,闻仲神威截教三代真传弟子,知晓这方面的信息,不说出来的话可是相当坑人的。

    于是,下朝之后林沙后脚就跟着闻仲去了太师府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见林沙跟着过来了,闻仲没好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一个答案,太师不是已经知晓了么?”

    林沙不以为依,跟着闻仲进了太师府正堂,把了个垫子盘膝而座,笑道;“太师可不要糊弄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闻仲脸皮一阵抽动,眉心位置的第三只眼微微显露,好象要睁开又没有睁开,显然闻仲此时的心情相当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什么了?”

    见林沙一脸笑吟吟的神色,闻仲也是无奈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林沙笑道;“可是太师你的反应如此奇怪,这事不难猜测吧?”

    闻仲一时无言,想到林沙也是修行之士,而且还有变化之术在身,实力也到玄仙颠峰,比他还要强上半筹,说出来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好道;“你可知神仙大劫?”

    “太师的意思是,流传于修行界的阐教十二金仙犯了红尘杀劫一事?”

    林沙笑眯眯反问:“还有他们参与天庭蟠桃宴时,不给玉帝王母面子,最后闹出了大乱子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消息灵通!”

    闻仲脸皮一阵抽搐,感觉很有些难看,说起来三教是一家,阐教十二金仙都算得上他的师叔师伯,结果他们却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这事都在修行界传遍了,只要稍稍打探就能知晓,我要是不知的话才叫奇怪好吧!”

    林沙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道;“阐教十二金仙渡劫是他们自己的事情,跟大商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闻仲也是一肚子气没出发泄,见林沙目光炯炯望了过来,只好回答道;“阐教十二金仙的杀劫还有在天庭闹出的乱子,终于惹出了一撞大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林沙明知故问,心说明明是该阐教十二金仙倒霉的劫难,结果最后倒下的却是堂堂截教,也真是叫人感觉很是奇妙了。

    “听过封神榜没有?”

    闻仲犹豫片刻,觉得林沙也是修行中人,说说倒也无妨,终于说出了正题。

    见林沙摇头,闻仲便满脸沉重将封神榜的由来,以及签押之事说道一通。

    事情跟林沙所知的封神神话情节差不多,阐教十二金仙在之前的三皇五帝时代,因为杀戮过重招来无边因果业力,这就是他们要渡红尘杀劫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杀戮太重,林沙估计当时逐鹿之战被蚩尤整得太惨,最后恼羞成怒大杀一通,以为仗着圣人弟子身份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结果天道不是好惹的,求后算帐的事情不要太酸爽。

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