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六百零七章亲戚

    龙燚在不达目的之前是根本踢不走的。

    苏悦儿又需要知道龙燚他们要找的夜白到底是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如此在双方所需之下,自然是向前共行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苏悦儿的“恐慌”,龙族人只能走在最前为他们探路,而夜白身上的臭烘烘的气味,别说龙女会靠近他了,就是龙燚都是想踢他滚远点的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一夜之间就臭烘烘地了?”

    龙燚捂着鼻子厌恶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也挺头疼的。”苏悦儿说着一脸无奈的回头看向暂时因为臭气,而被撵到最后行走的夜白,她表情充满着遗憾与无可奈何,落在龙燚的眼里,让他很是受用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就不去想了吧,你只要别再闻到自己恶心就好。”龙燚说着看了一眼给苏悦儿充当坐骑的唐川白熊,心想着什么时候,这臭小子不在了,就该轮到他来抱着美人了。

    “嗯,现在也只能如此了。”苏悦儿应着声转回了头,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前方那些龙人身上,随即说到:“对了,你说他们不是来对我行凶的,那为什么来的都是侍卫长这样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们要做的事,很危险,需要强大的战斗力。”龙燚看到苏悦儿又提这块,自然是想给她解释清楚免得她误会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吗?那你们要做什么啊?”苏悦儿打了一个哈欠,看似很随意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找一个人,龙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龙族的人?”苏悦儿再次看向那些侍卫龙人:“你可别告诉我,你们龙族又出了一个暴龙。”

    龙燚一愣,随即呵呵一笑:“他和暴龙可不一样,暴龙至少在称霸之前,根本没有人多么的注意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这个人应该是个大人物了?”

    龙燚笑了一下没说话,破天荒的用沉默来应对苏悦儿,苏悦儿眨眨眼,抬脚在唐川的熊身上上转了个圈,随即躺在了宽厚的熊背上,俨然是要睡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说拉倒。”苏悦儿丢出这几个字,就是闭眼去睡,但把对龙燚生气的态度完全表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燚见状抿了一下唇,轻声说到:“不是我不告诉你,这都是龙族内部的事,实在不方便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悦儿立时转头看他:“既然我是外人,那你干嘛还和我一路,大家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好不好?”她说着拍了一下唐川的熊身子,叫喊着唐川停下,大有就此要分开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!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女人本就是情绪化的,更何况是一个孕期的女人,龙燚看到苏悦儿完全没了往日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,只当她这是孕期反应,便赶紧的认错:

    “你不是外人,至少在我的心里,从来都是把你当自己人的。”

    苏悦儿冷笑了一下,盯着龙燚的眼神实实在在的“你说话也太不走心的表情”,弄得龙燚无奈只得略略提了一下:“好好好,我告诉你还不行吗?那个人,其实我是龙族皇室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苏悦儿一脸“你继续编”的表情鄙视着龙燚,龙燚咧了下嘴: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